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“二线”中人的博客

随遇而安但不随波逐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“务虚”者说  

2011-06-16 17:23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有朋友抱怨,其单位会写材料的不多,愿意写的更少,进而发出今之学者,不如昔之学者的感叹……。言者无意,闻者有心。近读报纸,屡屡看到颇多单位招聘工作人员的启示,其内容不约而同地把“有较强的综合写作能力”作为重要条件。看来朋友的抱怨,并非个别之现象,亦非空穴来风,不得不让人沉思。

众所周知,“不会写”与“不愿意写”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。不会写是能力的必然性表述;不愿意写是能力的或然性表述。前者指没有这方面的能力,后者则指可能有、可能无这方面的能力。古人云:“人非生而知之者”,当然也无生而写之者,再难的事都是可以学会的。是故两者又有相同之处,就是不愿学、学了也不愿用,说白了就是不愿意从事这个职业、干这个行当。何以至此?善总结者肯定能说出个一、二、三,甚至四、五、六。愚以为与“务虚”、“务实”之说有着很大的联系。

当下,有一种现象尚为流行。在部门之间、在单位内部、在人与人之间,人们习惯把那些从事思想教育、调查研究、统计分析、档案管理、规划总结、编史修志等等“动脑动笔”者,说成是“务虚”的部门、“务虚”的岗位或“务虚”的人;把那些管人、管财、管项目、管土地、管工程等等有审批权的“动口动手”者,说成是“务实”的部门、“务实”的岗位或“务实”的人。于是乎,“务实”的部门或岗位,有如“圣地”,令人心驰神往,各显神通,趋之若鹜;“务虚”的部门或岗位,有如“寒窑”,令人不寒而栗,既来之也心存旁鹜。更有甚者,不乏有领导者,也发出登“实”而喜、履“虚”而怨之叹。呜呼!真有点谈“虚”色变了。

庶竭驽钝,翻阅了大量的资料,没发现“务虚”不好之说,更没发现与“务实”对立之说。而恰恰相反,两者之间亲如手足,相互相存,皆存在于事物的两个方面。务虚是对过去决策经验和问题的分析过程,是决策前对决策可行性的研究过程,是对事物发展规律与走势高屋建瓴的宏观把握过程。而务实则是把决策转变成现实的过程。没有必要的务虚,就没有决策的科学性,所务之“实”就有可能是一种蛮干或盲动。同样,没有必要的务实,就没有决策的现实性,所务之“虚”就可能是虚浮的空想。由此可见,无论是务虚还是务实,都是冲着决策的科学性和现实性而来的。纵观古今中外,大到国家机构的组成、小到一个单位内部科室的设立,无一不是出自这种理念的设计。“务虚”,可谓重中之重也!

两厢对比,天壤之别。余亦疑甚,择其三而问之。一曰“务实”者有“利”、“务虚”者“无利”。务实者,人、财、物大权在握,求其办事的人自然不少,且不说巧取豪夺、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之类的违规行为,礼尚往来是少不了的。社会上盛传的所谓“灰色收入”、“黑色收入”之类的新名词,事实上都是“务实”者的专利。从已查处并见诸报端贪官的为政之道,每每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轻视务虚、迷恋“务实”,规划不愿谋划、调研不愿深入、讲话不愿动笔,专“抓”项目、“批”土地、频繁“调整”干部等等,还美其名曰“真抓实干”,其“利”可见一斑。一曰“务实”者有“位”、“务虚”者“无位”。言称对某省庚寅年党报公示的拟任干部、按同类比较法作过统计分析,来自“务实”部门和“务实”岗位的均占80%以上,剔除占14%左右难断“虚”、“实”者,真正出自“务虚”部门或岗位者不到5%。更有甚者,一份33人的公示名单,就有4名来自一个管人的单位,在比例上占12%,绝对数超过了类似档案这种“务虚”部门成立以来内部提任的总和,反差有目共睹。一曰“务实”者“有名”,“务虚”者“无名”。其所闻“务实”者修了几条马路、引了几个项目,本属正常的履职行为,却屡屡受到表彰,名利双收;而“务虚”者,任你“52”、“白+黑”,哪怕调研、报告“硕果累累”,也难享如此之殊荣……

呜呼!又是利、位、名,吾知之矣。

历史唯物主义告诉我们,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。现实社会生活是复杂的,尤其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人们的价值取向也是多元的。重要归重要,实惠归实惠,实惠的不一定重要,重要的不一定实惠。是故趋“名”者有之、趋“利”者有之、趋“位”者有之,不趋“名、利、位”者亦有之。关键是要端正政策取向、加强思想教育、完善监管机制,开放社会监督,遏制权力“寻租”,真正造就一个“革命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只有分工不同”的平等环境,让务虚者不“虚”,务实者不“实”。如是,朋友之怨可以休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此文已发表于《中国档案》2011第五期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3)| 评论(14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