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“二线”中人的博客

随遇而安但不随波逐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猴年杂忆(思猴三)  

2016-11-19 19:07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】猴年杂忆(思猴三) - “二线”中人 - “二线”中人的博客

 思猴(三)

(紧接上篇)面对如此情况,我的内心充满矛盾,一度打算就此罢了,放弃调动工作的初衷,但想到父母不堪重负的身影和弟妹期待的眼神,又心存不甘。毕竟已等了四年也盼了四年,流逝的光阴也是弥足珍贵的,何不再作一番努力,或许还有一线希望?再说,该领导“厉害”毕竟是听说的,并不是亲历,或许是虚假传闻?于是,抱着三十晚上打兔子——有也过年、无也过年的侥幸心理,决定找一次“该领导”,也许会出人之料?

主意打定后,按照办公楼标识的指引,我“蹭、蹭、蹭”就跑到三层,认准“局长”门牌,抬手轻敲三记未见反应。稍加停顿后,又敲三记,还是没有反应。无奈之下,只好加了点力量再敲三记,门内仍然没有反应。不过,响声却惊动了警惕的同僚。“吱”地一声,前后左右办公室的门都开了,先后走出78个干部模样的人,盘问一番后感觉我并非坏人,才告诉我局长开会去了,下午不来办公室,有事明天再来,如有急事晚上到家里去找。说完各自离去,走廊上又恢复了宁静……时间对老师来说太宝贵了。明天再来显然不行,因为明天我还有课。晚上到家里找是唯一的选择,但我必须找个地方把自己安顿下来,因为1830过后就没有汽车返校了。

决定晚上登门后,我马不停蹄地在车站附近转悠,好不容易找了个8元一宿的经济旅馆以作栖身,又花0.15元草草地吃了碗拌粉权当晚宴。时间终于爬到了晚730分(新闻联播结束的时间,领导都喜欢看这档节目),我快步赶到局长的下榻之所。这回真巧,我伸手敲门响声未落,门“呼”地一声就开了,还带起一阵风把门口的废纸卷了进去。我定睛一看,门内站立一位矮墩墩、黑乎乎,发后梳、眼外凸的男人。

“你找谁”?

一句东北口音的问话(注:事前知情人告诉过我,局长是东北南下干部),让我心知八、九。不过,我还是谦恭地问道:

“请问您是×局长吗”?

他微微点头后问道:

“你是谁有啥事”?

我连忙通报了自己的姓名和工作单位,正准备说出来由时他摇摇手说:

“你的事我知道了,组织上的意见去找人事处告诉你”。说完就要关门拒客。

我看事不妙,急忙向前跨了一步,把身体横亘于门槛之间,并央求道:

“×局长,人事部门我已经去过了,他们说这事要找您”。

局长看我未请欲进,又听说人事处向他推卸责任,黑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,声调陡然提高了八度:

“年级轻轻的,不安心工作,不服从分配,东找西找,向组织讨价还价,这种行为是十分错误的”。

听完局长的“教诲”,我耐心地辩解道:

“我不是不安心工作,也不是向组织讨价还价,只是个人和家庭确有困难,向组织提出诉求,以期望得到组织上的理解和帮助……”

局长把手一挥打断了我的话,又教诲道:

 “年轻人不要怕困难,艰苦环境更能锻炼人(真会唱高调,其实他的孩子年龄同我差不多,却没有一个是在艰苦的环境下锻炼的),再说学校目前也需要你”。

听了局长的话,我又一次恭维地说:

“局长说得很对,您的话我会铭记终身。不过,我的家境不好,目前确实存在颇多困难,自己无力化解。我也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并非人才,学校像我这样的人很多。在过去的12年中,从学校轻而易举地调出不少人,他们大都比我优秀,家庭等各方面的条件也比我优越(其实都是权贵子弟,不乏局长、副局长的孩子),不知为什么到我头上就这么难,还要来麻烦您局长点头”?

大概我的话戳到了痛处,局长太阳穴上的青筋暴了起来,两眼泛起凶光,话锋急转:

“你这话啥意思?告诉你,别用造反派的行为来对付我,我是不吃那一套的”!

此言一出,吓我一跳。不仅说我是文革时的造反派,而且到现在仍然保留了造反派的行为。这事非同小可!过来人都知道,在那个年代,是不是造反派成了识人用人重要的分水岭。不是就有可能加官晋爵,是就打入另册,遭遇没完没了的审查。于是不少投机者就想方设法粉饰自己是“保皇派”受到造反派的打击迫害。目的一则为了脱干系,二则为了捞资本。说句公道话,其实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。所谓的“保皇派”和“造反派”本质上没有区别,他们的宗旨都是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,响应“炮打司令部”我的一张大字报的革命行为,主张“革命无罪、造反有理”的政治口号,真正旗帜鲜明地支持保卫“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”的组织和个人几乎没有(注:北京有不有我不知道)。所以,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陈云同志说:两派都是群众组织。真是一语中的!

局长罔顾事实,说我是造反派并保留了造反派的行为(注:文革开始实行停课闹革命,我们中学来自农村的孩子大多数回到家乡从事劳动生产。受家庭经济条件的限制,别说参加造反,连“大串联”都没参加)。由此,他的胡言乱语也激起了我的愤怒,高大的局长形象在我心目中顿时一落千丈。我感到同这种领导谈下去也无济于事。无欲则无畏。于是我反驳道:

“局长是有身份的人,说话要有依据。你说我是造反派依据何在?有困难找组织,是我们党的传统,难道也成了造反派行为吗”?

也许是从来没有人挑战过他的权威,也许是我的问话他无言以对?这时的局长更加愤怒了,他连一声招呼也没打,抬脚跨出了家门,“腾、腾、腾”下了楼梯,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。局长的突然举动,令我猜不清意图,揣摩着是否在家谈话不方便,到外面找个方便的地方?于是,我就尾随而出,一直跟到了办公大楼。局长同守卫嘀咕了几句,推开门没入大楼之中。待我赶到正要推门时,守卫却死活不让进。俗话说:菩萨好拜、小鬼难缠。临到我菩萨不好拜,小鬼也难缠。真是狗眼看人低!没办法,失望的我只好转身,没入长夜之中……(未完待续)

2016.11.19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9)| 评论(66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