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“二线”中人的博客

随遇而安但不随波逐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猴年杂忆(思猴二)  

2016-09-22 16:46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】猴年杂忆(思猴二) - “二线”中人 - “二线”中人的博客

 

思猴(二)

(紧接上篇)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我从学校毕业被分配到省直单位,但因“朝中无人”又被二次分配到一所中专学校。学校远离市区,坐公交车还须步行几公里的机耕道,交通十分不便。尽管如此,能够吃上“皇粮”、领上工资,对于我和家族来说,都是础天荒的大喜事,兴奋不言自喻。不过,这种兴奋并没维持多久,一个回家难、难尽孝的问题困扰着我,并让我伤透了脑筋!

我们家在僱远农村,离工作单位直线距离也就百公里左右。然而,若要回家一趟,顺利的话也得花上3天时间(不顺利尤其是汛期就很难说了,我曾经用过一周的时间),耗时费财。首先,从学校出发,步行几公里乘公交车到达市区安顿一晚,第二天清晨乘火车到县城又安顿一晚,第三天再乘汽车抵达相邻公社(当时我公社没通国、省道,公交车不能直接到达),下车后立马赶上人工轮伐,横跨修河,抵岸后步行6公里上下才能到家。一路上食、住、行单程所发生的费用,以最低标准计算也需40元,占我当年月工资收入的80%。年均以4个单程计算(实际上远远不止这个数),所发生的费用占我年工资收入的2030%左右,几乎耗尽了我用于尽孝的全部费用。

平心而论,我不是一个孝顺顺的孩子,但绝不是一个没有良心和责任心的人。我们家世代务农,家境贫寒。父母体弱多病,含辛茹苦生育子女6人,呈梯次结构,在下居长。当时,两个稍长的弟弟先后应征入伍,剩下的两弟一妹均在中、小学念书,尚未成年。帮助父母减轻负担,资助弟妹完成学业,是我唯一的愿望。然而,现实却让我欲行不能,欲做无力。如何克服困难走出困境?我曾想买辆自行车,每月骑行一趟,但因既无积蓄又无指标(当然买自行车须凭票)而作罢;我也曾试图步行,但经周密测算,单程需花15小时以上而退缩。万般无奈之下,唯一的办法就是争取调进市区,如此既可降低回家时的周转成本,没准还可搭上家乡进城的便车。有了这种想法后,作为一名老布尔什维克(当时我的党龄已超过十年)首先想到的还是找找被誉为“干部之家”组织人事部门,诉诉自己的苦衷、谈谈自己的想法,争取博得他们的同情和支持……

主意打定后,乘寒假放假路过省城的机会,我冒昧地来到省局,战战兢兢地敲开了组织人事处的大门,作了一番自我介绍后,一位年龄较长的同志(后来才知道他是副处长)热情地接待了我。几句寒暄之后,他问我有什么事?我就诉说了自己的困难。他静静地听完后,又问我有什么想法?我直言陈述调入市区的想法,并强调无论哪个单位、干什么都可以。他听后站了起来,和颜悦色地告诉我,你的困难和要求我已经明白了,“请放心,组织上一定会考虑的,希望你好好工作”!听了他的许诺,我提着的心一下放了下来,没想到“踏础铁鞋无觅处,寻来全不费工夫”,真是不愧为“干部之家”,兴奋溢于言表哈。哈??

翌年未等假毕,我就提前返校,以更大的热情和加倍的努力投身于教学和工作之中。周课时达16节以上,除此,还担任班主任、外调、招生等行政工作。人就像机器般周而复始,几乎没有休息时间,年底被学校授于先进工作者称号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绝对没有辜负“好好工作”的希望。然而,“一定会考虑”的许诺却没有动静。无奈之下,借第二年寒假回乡之机,我又一次登门,接待我的还是那位老兄。这一次他告诉我,学校老师紧缺,组织上正在加强调配,希望我克服暂时的困难,待组织上调配完成后,一定考虑你的要求。话说到这个份上,我也无话可说,毕竟还有希望??

第三年寒假结束后返校,工作上一如既往,努力不必赘说。正如接待我的那位同志所言,组织上的确加大了老师的调配力度。到年底,我所在的教研室教师从2人增加到七人,增长2.8倍。我这个专业的老师紧缺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。面对这种情况,我不禁暗暗高兴,我调动的的事也该提上议事日程了。于是,又乘寒假归乡之际,我再一次登门询问,接待我的还是那位仁兄,他劫遗憾地告诉我,近来上级有通知,人事调动全面冻结,你的事要延缓,希望理解并不要影响工作。他的话说得很清楚,没有难以理解的深奥道理。既然上级有规定,对谁都是均等的,我当然也不能例外。但我还是有点将信将疑,担心对我是绝对的,对别人是相对的……

第四年始的一场不期春雪,让我在返校途中尝尽了苦头,出乎我的预料之外,。不过,更出乎预料的是学校发生的异常行为。一年中,学校教工陡增。经打听,新增的教工大都是局里和学校大小官员、及关系户的孩子。更有甚者,把学校当作跳板,招进一个调出一个,像走马灯一样,令人目不睱接。尽管如此,对于这些奇特现象,人微言轻,我是管不了的。不过,却加重了我心中的疑问:不是说人事冻结了吗,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调走了?顿时,一种被玩弄的感觉痛彻心底。于是,未等到寒假归乡之时,利用一个无课的下午,我就匆忙地赶到局里走进人事处办公室。看到我的到来,他们似乎早有准备,还是那位老兄直截了当地告诉我:你的要求我们解决不了,需要领导点头,领导同意了我们立马就办。说完头也不抬,就开始忙忙别的事,摆明是在送客。

找领导,说起来轻松,但对我来说可不是件轻松的事。自小生活在农村,很少见到当官的,对领导有敬畏感。记得小时候家里来了个股长搞“四清”,我们一邦小孩躲在门后、透过门缝看了一眼,吓得大气都不敢出。二十岁前没见过县官,可这一次要我去找的领导比县官还大。更要命的是,知情人告诉我,该领导脾气大,说不好会训人,提醒我要有思想准备。真是让我举棋不定,左右为难……(未完待续)

2016.9.22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5)| 评论(11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