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“二线”中人的博客

随遇而安但不随波逐流

 
 
 
 

相片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【原创】梦春(丁酉感怀)

2017-11-19 13:44:14 阅读561 评论655 192017/11 Nov19

秋去冬来雨绵绵,

梧桐叶落满地沾。

林间鸦雀匿踪迹,

池塘鱼儿没深潭。

院里漫步稀秃湿,

楼顶举目不见山。

人闲少问窗外事,

梦醒误作四月天。

公元2017年11月19

农历丁酉年十月初二

作者  | 2017-11-19 13:44:14 | 阅读(561) |评论(655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品重阳(丁酉感怀)

2017-10-28 11:46:45 阅读570 评论669 282017/10 Oct28

重阳复重阳,红肥天未凉。

晴空雁归急,园深菊金黄。

景美人如织,花好蜂蝶狂。

童子兴无比,耆叟露惆怅。

此中有真情,细品知微恙。

公元2017年10月28

农历丁酉年九月初九

作者  | 2017-10-28 11:46:45 | 阅读(570) |评论(669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赞扶贫(丁酉感怀)

2017-10-23 12:20:05 阅读306 评论323 232017/10 Oct23

金秋传佳音,耀目在扶贫。

年逾上千万,一语世界惊。

问君何能尔?其因是初心。

产业垫基石,精准最高明。

慧眼施良策,当赞领路人。

公元2017年10月23

农历丁酉年九月初四

作者  | 2017-10-23 12:20:05 | 阅读(306) |评论(323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老来乐(丁酉感怀)

2017-10-16 11:31:56 阅读439 评论404 162017/10 Oct16

老来迷网络,犹似花下痴。

日随迎面坐,相与至夜深。

子忧患眼疾,妻怨枕边空。

笑谓太多虑,不知个中情。

荧屏有天地,娱心自娱身。

公元2017年10月16日

农历丁酉年八月廿七日

作者  | 2017-10-16 11:31:56 | 阅读(439) |评论(404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改行歌(丁酉感怀)

2017-10-10 9:18:18 阅读439 评论486 102017/10 Oct10

不写博文作小诗,

个中情由谁可知?

对镜常忧添白发,

屈指惊叹逾六十。

年少碌碌忙生计,

老来寂寂好沉思。

轻点鼠标书几字,

又遇懵懂戏老耆。

公元2017年10月10日

农历丁酉年八月廿一日

作者  | 2017-10-10 9:18:18 | 阅读(439) |评论(486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食柿人记(丁酉感怀)

2017-8-10 19:24:03 阅读1080 评论1348 102017/08 Aug10

余之少时,乡邻有老叟黄氏者,好食柿,且精于选柿。曰:上佳之柿,皮薄如蝉翅,掲而不沾;吞不用齿,滑溜入肚,甜而不涩,余味生香。挑柿之道在于揑,三指着力,软而不脓,止而凹可复,立而不垮。乡民皆称其为柿精矣。

初秋一日,正是柿熟之季,其携余入市,然卖柿者见之,恶言相拒,依次皆如此。老叟无奈,忽见一老妪肢残躯弱,未发一言,遂趋而揑其柿。揑其数十终挑其二,喜而告之曰:此是!余见老妪戚戚然,疑而问之曰:何谓其然也?老妪谙哑而言曰:吾柿皮薄,揑之即破,破之将腐,吾今亏大矣。吾卖柿以为生,柿腐何以为生也?吾命休矣。言毕汪然泪出,甚为悲乎哉。余闻怒起,愠而谓叟曰:汝食柿挑软者揑,甚于行恶者,为欺也。言毕挥之欲去。

老叟笑曰:且慢!童子不知,卖者言利,贸者择优,皆为生存之道也,何欺之有?世之为欺者众,吾辈何足挂齿。昔夫端坐其上者,滔滔曰公平,其见公平之有?曾几何时,有老翁谪居,愤愤指专制,其后登台可行以自由邪?今之世界,霸王挥鞭,侃侃曰民主,其闻民之作主乎?人弱人欺,国弱国欺,此世之所共病也,非吾辈之专利。英人达翁谓自然之徫:“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”。以此观之于社会,何曾相似乃尔。

老叟世为农夫,偏居乡野,未知其肚藏经伦。童子幼稚,不谙世事,亦不知其生世之谜。时光荏苒,老叟西去,余亦渐老,忆及而记之,以飨读者。

公元2017年8月10日

农历丁酉六月(闰)十九

作者  | 2017-8-10 19:24:03 | 阅读(1080) |评论(1348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叹学子(丁酉感怀)

2017-6-28 15:21:27 阅读1233 评论1401 282017/06 June28

读网闻:有女伍氏者,居山村,屋不避雨;育六子,食不果腹;年四十,衣不遮体。贫甚。初,余闻叹其愚也。次而惊悉:其女非文盲之辈。戊寅年毕业于名牌,乃学之有长,然求职屡屡受挫,生无着落,无奈而下嫁。才三年,遭遗弃夺女之痛,神情恍惚,流落乡野,又嫁于村中鳏夫,坠入农妇,专其利生儿育女,十九年未入职场。余闻顿首,即电告莅事者关注……

已而叹曰:人之一生,幸与不幸,时也运也。子牙有才,不遇而垂钓于渭水,听天由命。诸葛聪明,无三国之乱,将苟全于草廬而终。余之当年,蒙国之佑,虽无选择之怨,亦有一钵以为生。今之盛世,政治清明,竞争公平,倘有实学者,也有一蓆之地。惟伍氏之年,执策者名之曰改革,而实之为改下不改上,碰软而畏硬,欺弱而护强。一时间社会之生态恶化,铜臭四溢,权力泛滥,腐败滋延。有权利者无才而通天有道,有才学者无权而下地无门。君不见官之能上能下者可动一毫?财产之公开者可行一策?而弃学子、工人如蹩履之招迭出,且美其名曰“三破”。官碗不破破民碗,其改革之动机,与吾党之宗旨相悖,令人费解?其时有知者曰:欲洁其身,先去其衣:欲行其姦,则先退其裙。呜呼,伍氏不幸之必然,岂不知焉?

农历丁酉年六月初五

公历2017年6月28

作者  | 2017-6-28 15:21:27 | 阅读(1233) |评论(1401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就医记(丁酉感怀)

2017-5-26 9:56:41 阅读1224 评论1285 262017/05 May26

人食五谷杂粮,孰能无病。病而求诸医,古今皆然。是故医之重,常以天使而称之。

古之医者曰:大医精诚。精乃术业之精,精而断之准;诚乃治之诚,专心致志,病如己痛,怀恻隐之心。今之人曰医,器之物、利之虫。倚器而疏精,重利而忘诚。且若何?予乃天之佑,平生少求医,其说也,未以其然。

丙申季冬之初,予适粤以贺兄寿。粤人好夜饮,入乡随俗,予以陪之。停数日,顿感左腰不适,继而疼痛难忍,凛乎其不敢留也,反而求诸医。医曰:肾乃人之精,不可小觑,须宿院而察之。即日施以B超,。毕而医曰:糊而不清,难究其理。翌日施以彩超,毕而复其曰。三日施以CT,毕而亦复其曰。四日施以超强CT,予亦遵其行。驭器者令予举双手卧于轮台。轮台徐徐入瓮。瓮内圆且长,极窄才通人,光眼多似繁星。至则有护士者于端持双针扎臂,注液入体内。少焉,划然震动,瓮如摇篮嗡嗡而抖。聚光骤亮,烁目而不能睁也。又有呼吸之声入耳,无休无止。久而久之,瓮内渐热,予顿觉心悸而痉挛,冷汗淋漓,意识骤失,犹如死神将至。予俱忍而不发,任其驱驰。又待时无数,轮台复位,闻驭器者催促之声,予方如梦初醒,家属搀扶而下,已然不能立也。然毕而医者仍复其言。予亦心灰,意欲出院。医者欲阻,且曰:吾院设备之齐全,首屈一指。汝病之复杂,实属罕见。磁共震、照影……尚待其后徐而察之。予闻色变,且曰:汉时高祖中矢,能治而不治,谓之吾命在天,虽扁鹊若何?今吾病察之有四,未见其果,虽器之多又若何?医者见予心决,进而劝之曰:汝已纳入保险,察之不出分文,不察岂能归己,何不为之?予闻哑然,遂使妻结账。宿院四日,肤未触一指,口未服片药,器之费三千,岂不痛哉?

作者  | 2017-5-26 9:56:41 | 阅读(1224) |评论(1285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庆中寿(丁酉感怀)

2017-4-30 10:45:39 阅读897 评论1121 302017/04 Apr30

丙申孟冬十三,予堂兄虚岁七十。古人云:人生七十古来稀。其子电告予曰:将置酒庆之,切念叔往。

堂兄与吾辈之交甚笃。其父与吾父同胞长一为兄,吾父生不足月而孱弱多疾。其念手足之情,以便照应,向为一家。堂兄长予四岁。孩提之时,予昼随其玩耍拾柴,夜伴其眠于脚下。学龄之年,又步其后尘入塾,亦前亦后,朝而去,暮而归,形影不离,至六年因羞于与吾同班而辍学,自此务农。庚戌年冬,娶同村罗姓女为妻且自立门户。初生三女,始得一男。夫妇虽终日劳作,无奈人多分少,之生日蹙。岂知其子成年,入粤打拼,与人创实业有成。才几年,实业渐大,财源滚滚,岁进数百万,步入先富之列。堂兄夫妇,亦咸鱼翻身,随子南迁,采买弄孙,颐养天年。

寿宴设于豪华酒楼,富丽堂皇。大厅内彩旗飘飘,红红灯笼凌空而挂,束束灯柱闪烁迷离。宴席排排,难计其数。美酒佳肴,一应俱全。花红草绿,点缀其间。大厅中高台耸立,花团簇拥,且悠悠旋转。拾级而上,硕大蛋糕置于其端。大厅入口,有数名靓女,面若桃花,夹道恭立。宾客鱼贯,熙熙攘攘。少倾,寿星落坐,酒宴开启。顿时,男举杯、女持筷、童伸手,觥筹交错,满堂鼎沸,欢腾嬉笑之声四起,热闹非凡。酒过三巡,灯光骤暗,突忽间生日快乐歌声悠扬。一对童男女款款近前,分立寿星两旁,为其正冠,搀扶中台,点燃蜡烛,闭目许愿。毕而众童蜂涌,竞相争抢。有顽童乘寿星不备,持蛋糕涂抹其面,犹似花脸包公,令人捧腹。已而宾客各复其位,以尽余兴。寿诞之盛,出乎意料。待宾客欢余,予满斟佳酿,揖兄而言曰:子贵父荣古而有之,子富父荣今而有之,此乃吾府之幸也,愿吾兄多福多寿。兄闻即起,且曰:同福同寿!仰首即尽,相视一笑,情谊尽在杯中。

作者  | 2017-4-30 10:45:39 | 阅读(897) |评论(1121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复弄璋(丁酉感怀)

2017-3-30 16:20:55 阅读1023 评论1091 302017/03 Mar30

丙申除夕,予困欲睡,忽闻叮当之声,有朋信息自手机来者,报弄璋之喜。予闻尤喜,复之曰:乙未地下瓦,丙申床上璋。君生逢盛世,喜事亦成双。已而复睡,辗转难眠,莫明之悲自心而生……

予生不幸,幼而无乳,乞哺妇之余汁,熬米面之浆糊以食。承母不弃,得以苟延。及至长也,天降灾祸,旱涝接踵,田地绝收,餐不见干食,岁不闻肉腥。吾方学也,适逢文革骤起,校亦不校,学业中废,年少归田,终日劳作。将欲育也,有莅事者说:国穷民之众,家贫生之多。名之曰优而生一以求富,且策之于法,凛乎其民。噫!积于今三十有年矣,吾辈皆老,然老亦有老,小亦有小,四老一小,   不敢言老。老之忧,小之忧,谁可解矣?

盖夫普天之下,人是最宝贵的。富乃人之岸,政乃人之桥。桥通而人聚,人聚则百业兴。纵览华夏盛世,横观夷邦繁荣,无不证其是。于是乎哲人有言:世界上只要有了人,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创造出来。孰政乎,孰人乎?

农丁酉年叁月初叁

公历2017年3月30

作者  | 2017-3-30 16:20:55 | 阅读(1023) |评论(1091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丁酉感怀(贺魁首)

2017-2-28 19:00:50 阅读1133 评论1103 282017/02 Feb28

余性好静,不善逢迎。职场搏击四十年,游历单位三五处,且不乏“热门”与“肥缺”,而退于“清水衙门”。予尤喜之。清者,静也。远离喧嚣,无栗冽之气,无丝竹之音,无铜臭之味。动则劳于事,静则勤于思,专心致志,尔来一十又六年矣。然则事无所成,何哉?魁之“泊”来也!十六载,历四任,四四一六,四年一魁。俗云:“一年站,二年看,三年摸着干,四年退二线”。如行云流水,转瞬即逝,工作自然难见起色。嗟夫!泊来者无过也。人之为灵,动静相宜,各有所好,不可勉强。执策者不知其道,安求其能尽力乎?

近闻,单位自生新魁,且年富力强。才几月,不足年,工作大有长进。予甚喜,欣然赋诗以贺之,名之曰《贺魁首》——

(一)

十年媳妇熬成婆,满头青丝剩唔多。

山雾朦胧勤拭眼,道路长漫勿蹉跎。

(二)

圣猴辞岁奏凯旋,金鸡迎春再上鞍。

莫负天公知人意,乐见兰台开新篇。

农历丁酉年二月初三

公元2017年2月28日

作者  | 2017-2-28 19:00:50 | 阅读(1133) |评论(1103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猴年杂忆(斗猴)

2017-1-25 17:40:20 阅读994 评论917 252017/01 Jan25

我斗猴,源于三个意外……

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叶,江西还很贫困,影响经济发展的因素很多。其中城市发展不充分,缺少足够的辐射、拉动和凝聚力是重要的原因之一。报载四川某地正在进行城乡一体化改变试点并取得初步成效,领导毫不犹豫地指派我这个来单位尚未满月的新人带队赴渝取经。新单位突如其来的青睐,让曾经饱受欺凌的我感到意外。恭敬不如从命。于是一个小兵带着一帮小领导(县级市相关部门负责人)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四川。经过几天紧张工作,试点情况基本摸清,考察报告也已经定稿,正准备打道回府时,同来的队友们却不干了。他们说四川是天府之国,自然人文景观享誉世界,我们来一趟不容易,得抓住机会饱饱眼福,并强烈要求我作安排。对此,我又一次感到意外!这不是假公济私吗?他们笑我少见多怪。其实,明眼人都知道,正是从那时始,以权谋私、假公济私等腐败行为开始滋生。在一些似是而非提法的误导下,认识上发生了很大的偏差,组织上又没采取必要的防止措施,导致一批未经考验,对党国不忠诚、信仰不坚定的干部平步青云,轻而易举地进入各级领导岗位,从而使腐败问题迅速蔓延……尽管我已明察秋毫,但时已成势,人微言轻,也无力回天,弄不好又会惹火上身,无奈之下只能当个吃瓜的(网络语:大致意思是从大流)。为此,面对队友们的要求,我也不愿擅自作主,经通过电话请示领导并得到同意后,才从经济便利出发,选择上一趟峨眉山,以满足不负天府之行的愿望(注:那时江西到四川交通十分不便,返程得从成都到重庆乘船抵九江,峨眉山正好处在成都与重庆两市之间)。于是出现了第三个意外……

我们一行共计十二人,八男四女,年龄都在三十五岁以下,可谓年富力强。

作者  | 2017-1-25 17:40:20 | 阅读(994) |评论(917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猴年杂忆(思猴四)

2016-12-22 22:24:29 阅读803 评论799 222016/12 Dec22

思猴(四)

(紧接上篇)得罪了权贵,无异于惹火烧身,遭打击在所难免。然而,打击来得如此之快,手段之残忍,伤害之深以至于影响终身,的确让我始料未及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我搭乘首班公交车赶回了学校,上午讲完两节课后准备回寑室休息(注:昨晚的经历,弄得我在小旅馆彻夜未眠,上完课后感觉十分疲倦),学校行政人员通知我立即到校长办公室。我问有什么事,他们告诉我也不知道?俗话说:县官不如现管。我放下教案,一刻也不敢耽搁地赶到校长办公室,并径直地走了进去。平日我同校长的关系不错,虽然没有深交,但感觉他像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者,可今日却有点异样,在他脸上看不到往日的笑容,只是轻轻地扬扬手示意让我坐下,待工作人员送来一杯水离开后,他掩上办公室的木门问我:“×老师,昨天下午你去哪了”?我告诉他进城去了。他问我进城干什么?我说到局里办点事。他又问事情办得怎么样?我就把找人办事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向他抖落了出来。校长静静地听完我的叙述,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一言未发。此时,我估摩着校长的心思,肯定有难言之隐。他了解我是个直性子,一般不会说谎话。我的行为中规中矩,也无可厚非。最后他站起来说道:“就这样,事情我已经知道了,你也有不对的地方,为什么事前不同我打个招呼”?我说学校对老师不是实行弹性上班制吗,我是在没课时去的。他听后也未置可否。不过,没过多久,学校就修改了规定,除家在城中的老师外,住校老师没课时也必须在办公室备课,离开学校须向教务科请假。显然,规定修改的针对性不言自明。

得罪了权贵,我也知道想在系统内调整的希望已成泡影,即使留在学校也没有好桃子吃,于是更加坚定了必须离开

作者  | 2016-12-22 22:24:29 | 阅读(803) |评论(799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猴年杂忆(思猴三)

2016-11-19 19:07:24 阅读724 评论697 192016/11 Nov19

思猴(三)

(紧接上篇)面对如此情况,我的内心充满矛盾,一度打算就此罢了,放弃调动工作的初衷,但想到父母不堪重负的身影和弟妹期待的眼神,又心存不甘。毕竟已等了四年也盼了四年,流逝的光阴也是弥足珍贵的,何不再作一番努力,或许还有一线希望?再说,该领导“厉害”毕竟是听说的,并不是亲历,或许是虚假传闻?于是,抱着三十晚上打兔子——有也过年、无也过年的侥幸心理,决定找一次“该领导”,也许会出人之料?

主意打定后,按照办公楼标识的指引,我“蹭、蹭、蹭”就跑到三层,认准“局长”门牌,抬手轻敲三记未见反应。稍加停顿后,又敲三记,还是没有反应。无奈之下,只好加了点力量再敲三记,门内仍然没有反应。不过,响声却惊动了警惕的同僚。“吱”地一声,前后左右办公室的门都开了,先后走出7~8个干部模样的人,盘问一番后感觉我并非坏人,才告诉我局长开会去了,下午不来办公室,有事明天再来,如有急事晚上到家里去找。说完各自离去,走廊上又恢复了宁静……时间对老师来说太宝贵了。明天再来显然不行,因为明天我还有课。晚上到家里找是唯一的选择,但我必须找个地方把自己安顿下来,因为18:30过后就没有汽车返校了。

决定晚上登门后,我马不停蹄地在车站附近转悠,好不容易找了个8元一宿的经济旅馆以作栖身,又花0.15元草草地吃了碗拌粉权当晚宴。时间终于爬到了晚7:30分(新闻联播结束的时间,领导都喜欢看这档节目),我快步赶到局长的下榻之所。这回真巧,我伸手敲门响声未落,门“呼”地一声就开了,还带起一阵风把门口的废纸卷了进去。我定睛一看,门内站立一位矮墩墩、黑乎乎,发后梳、眼外凸的男人。

作者  | 2016-11-19 19:07:24 | 阅读(724) |评论(697) | 阅读全文>>

【原创】猴年杂忆(思猴二)

2016-9-22 16:46:07 阅读1243 评论1154 222016/09 Sept22

思猴(二)

(紧接上篇)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我从学校毕业被分配到省直单位,但因“朝中无人”又被二次分配到一所中专学校。学校远离市区,坐公交车还须步行几公里的机耕道,交通十分不便。尽管如此,能够吃上“皇粮”、领上工资,对于我和家族来说,都是础天荒的大喜事,兴奋不言自喻。不过,这种兴奋并没维持多久,一个回家难、难尽孝的问题困扰着我,并让我伤透了脑筋!

我们家在僱远农村,离工作单位直线距离也就百公里左右。然而,若要回家一趟,顺利的话也得花上3天时间(不顺利尤其是汛期就很难说了,我曾经用过一周的时间),耗时费财。首先,从学校出发,步行几公里乘公交车到达市区安顿一晚,第二天清晨乘火车到县城又安顿一晚,第三天再乘汽车抵达相邻公社(当时我公社没通国、省道,公交车不能直接到达),下车后立马赶上人工轮伐,横跨修河,抵岸后步行6公里上下才能到家。一路上食、住、行单程所发生的费用,以最低标准计算也需40元,占我当年月工资收入的80%。年均以4个单程计算(实际上远远不止这个数),所发生的费用占我年工资收入的20~30%左右,几乎耗尽了我用于尽孝的全部费用。

平心而论,我不是一个孝顺顺的孩子,但绝不是一个没有良心和责任心的人。我们家世代务农,家境贫寒。父母体弱多病,含辛茹苦生育子女6人,呈梯次结构,在下居长。当时,两个稍长的弟弟先后应征入伍,剩下的两弟一妹均在中、小学念书,尚未成年。帮助父母减轻负担,资助弟妹完成学业,是我唯一的愿望。然而,现实却让我欲行不能,欲做无力。如何克服困难走出困境?我曾想买辆自行车,每月骑行一趟,但因既无积蓄又无指标(当然买自行车须凭票)

作者  | 2016-9-22 16:46:07 | 阅读(1243) |评论(1154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江西省 南昌市 水瓶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职    业 其他
喜欢运动: 其他
交友目的 思想交流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发现好博客
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